雜七雜八

now browsing by category

 

一頓飯局後,你已經一絲不掛了!

在中國,其民自古“以食為天”,自然對食物有某種難以形容的依賴和尊重。并且五千多年來,中國人發展成了自己的一套飲食文化。在中國,飲食文化的內在沿革及外在延續,使宴請有多種形式,自然規矩禮儀也非常多。為了讓生活變得輕松愉悅,讓自己在職場上的交流更加順暢,餐桌上的禮儀規矩成為一個不可或缺的砝碼。不懂中國式宴請的各種禮儀可是不行哦!別担心,只要大家擁有智慧、機智及謹慎小心,便會在餐桌文化上游刃有余,實現你交流的目的。

飲食之道–人情融合之道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重生吧!塑膠袋之穢土轉生術

塑膠袋在生活中無所不見,扮演著生活便利性之重要的角色,數量非常龐大,也讓塑膠袋成為了環境的重大殺手。

4359906568_daa3beccdf_b

雖然政府已陸陸續續修訂法律,限制其用量,也鼓勵消費者能重複利用塑膠袋,但其垃圾量還是非常的驚人呀!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家庭與事業只能擇一?另一半讓你有更多可能

家庭與事業只能擇一?另一半讓你有更多可能

April 27, 2014 7,354 view(s)

  • X-Woman
  • Remnant of Generation X, having morphed from a chemical engineer to a lawyer to a mommy entrepreneur (百大online)and blogger in pursuit of her own X-Factor to charm and change the world for the better. X 世代的女人,由化學工程師轉成律師,後又轉成一個媽媽創業家和專欄作家。目標是不停的蛻變自己,找尋屬於自己的 X 元素。
  • READ MORE >
  • 我的機場人生 – 頻繁出差的健康祕訣

  • 紐西蘭首屈一指的釀酒師:Kate Radburnd

  • 日本的人才這樣選企業 -大廠牌的企業就是「最好」 的企業嗎?

  • 如果拿掉了「萊雅公關」光環,我還剩什麼? L’Oreal LUXE Division Communication Director 張凡恬

  • 給喬治·克隆尼未婚妻的公開信

  • 得撒上人情香料的印度職場,學怎麼不被同事迴避責任

  • 從格格不入的資工系女生,談起提升科技界女性工程師比例

  • 改變精品購物習慣的遠見者 -Net-a-Porter 創辦人

  • 家庭與事業只能擇一?另一半讓你有更多可能

  • 你所不知道的阿拉伯文化

每個性別,每個民族,每個文化,甚至每個小圈圈都有它的「刻板印象」。

有了小孩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在家當媽媽的女人很容易被歸類為「沒事業心的女人」。相對的,看到一個在金字塔上方的女人,我常假設她不是沒結婚就是沒小孩。這樣的「刻板印象」並不侷限于女人。看到一個全職爸爸,我(羞愧的)懷疑他的「上進心」。看到當上大老闆的男人,我也很自然的假設他一定「忙到沒時間陪家人」。

不知何時,「家庭與事業不能同時兼顧」這個假設,已經成為我們賦予在別人與自己身上的刻板印象。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連想都不想,就直接認定我們必須在家庭和事業當中二選一。

photo credit: The Atlantic Cover

兩者兼顧不應該是夢想

觀察我身邊擁有家庭與事業的女性們(包括兼差當小提琴老師的全職媽媽,每天準時五點半下班陪小孩的全職律師媽媽,哈佛畢業 McKinsey 前顧問的全職媽媽),再看看金字塔上方擁有家庭與事業的女人(包括臉書的 Sandy Sandelberg,Sara Lee 的前執行長 Brenda Barnes),我發現這些女人都有一個共通點

她們都有一個相信她們,挑戰她們,與她們分擔責任的伴侶。

很幸運的,我也有個「好先生」當我的強力後盾。三年前,先生支持我辭掉穩定高薪的律師工作回家當全職媽媽;一年前,先生支持我當個創業媽媽。創立百大Online後,我最常被問的問題不是公司營運的模式或公司走向,而是「一個全職媽媽怎麼可能有時間創業?」矛盾的是,先生(也是我公司的金主)從不曾問過我這個問題。他從沒有懷疑過我是否能一人成功的分飾兩角。

via  david_a_l

最棒的啦啦隊,讓我有勇氣追夢

不管是媽媽的角色或是創業家的角色,我們(尤其是女人)都需要一個人真心相信我們能做得到,而且能做得好。我不認為有人真的擁有與生俱來當個好媽媽的特質,更別說現代女人了。

結婚時我除了泡麵和煎蛋,不會任何其他料理(甚至連大同電鍋都不會用)。先生怕他娶了我之後會餓死,還抽空修了一堂烹飪課。有了孩子後,我從離乳食開始學,現在已經可以在三十分鐘內變出四道菜。除了希望孩子健康,我學煮飯最大的動力是因為每次學會一道新的料理,先生一有機會就會跟我媽媽(或婆婆)炫耀一下。

創業也是一樣。

從一開始只會搜集資料的我,到現在能同步管理網站架構,資料管理,行銷,客戶開發,市場調查等等。我發現我不斷跟著我的夢想一起茁壯,因為每次我嘗試做一個新的東西,先生總是歎為觀止地讚美我的成果。就連之前我幼稚到因為不滿某部韓劇的結局,自己寫了人生當中第一本(應該也是最後一本)fan novel,先生也一直鼓勵我,用我很破的中文完成這個小小夢想。

我討厭「刻板印象」,因為我不喜歡在還沒有嘗試之前,就莫名的侷限自己。但讓我有勇氣當個創業媽媽,是因為有人相信我能挑戰極限。

不過信心歸信心,如果實力不夠,如何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比別人更多的事?所以強力的後盾除了對我們信心十足,還要有辦法不斷激發我們的潛能。

最強大的挑戰者,逼我不斷地加強能力去追夢

先生和我都酷愛看球,不管是棒球籃球網球足球,大學賽職業賽還是奧林匹克,我們沒有不愛的。喜歡運動的人都知道,你只要停下腳步,馬上就會被超越了。

via strussler

在職場上也是一樣(尤其是創業的人),不進步就等著被淘汰。而如同運動員一樣,要不斷的以光速進步,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一個比你更強的人(或至少實力相當)一起訓練。如果兩個人的強項不同,那就更好了,因為除了互補,還可以互相學習。

先生的專業領域是金融,但為了能多暸解他的工作,我去年(放棄韓劇)修了賓州大學開的免費線上 MBA 課程 – Introduction to Corporate Finance。雖然每個星期天都在趕功課,但先生還是細心的幫我檢查作業(雖然沒有成績,我還是很怕出錯!),而且一有親戚朋友來問他對某個投資案的意見,先生就會叫我先算算投資報酬率。我的專業領域是法律,所以這幾年來先生對合約的規條應該比剛畢業的法學生熟悉許多。

除了專業知識,我們在個性上,甚至在孩子的教育方面,也都是相輔相成、互相切磋。對孩子,先生比我小心謹慎,而我比較勇於嘗試。從他身上,我努力學習當個細心一點的媽媽,而我則激勵他當個輕鬆一點的爸爸。換句話說,他挑戰我把現有的責任做得更好,而我則挑戰他不斷的嘗試新的事物,學會做夢。

要想兼顧家庭和事業,有信心和實力都是必須的。但如果我一人要負責家裡大大小小所有的瑣碎事,不要說創業了,可能連睡眠都變成奢侈品。所以強力的後盾一定也要分擔家裡的責任。

分工家務的好夥伴,讓我有時間和體力去追夢

住過我們家的客人都知道,我先生在家事上面樣樣都做得比我好,而且很願意做。比較特殊的是:

我們家的分工方式不是50/50,而是80/80。

在日本住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日本客服是世界第一,是因為團隊每一個人對店裡營運的每件事情都有責任。相對的,在美國的餐廳裡,我看到負責帶客的 host 不會幫忙點菜,負責點菜的 waitress 不會幫忙送菜,負責送菜的 busboy 不會幫忙收拾。這樣的分工,只要有一個環扣慢了,整個營運就受到牽帶影響。回到日本,我看到廚師沒客人的時候會在店門口掃落葉,服務生一有喘息的時間不是拿出手機,而是過來逗我的小朋友玩。

一看之下,會覺得日本的服務生做這麼多事,一定比較累。也許吧!但當你看到其他人跟你一樣努力,也相信必要時隊友會來幫你,這個團隊就能用更少的資源發揮更大的績效。

via Angelina :)

維持一個家也是一樣。六年的婚姻裡,我的丈夫從來沒有一次跟我說:「那是的工作。 」當孩子有了壞行為,他也從來沒有一次對我說:「為什麼不好好教他?」雖然我們各有主要的負責工作,但我們每個人對家裡每個環扣都有責任。先生要加班或應酬時,他知道我會想辦法安頓小孩。小孩睡覺後我要工作,我知道先生會洗碗幫忙打掃家裡。所以我們能一同放心追夢,是因為相信家庭與彼此的事業都重要,而為了一起達到目標,彼此都願意在任何時間做任何需要我們去做的事。

Life Partner v.s Business Partner?

最近我的新創公司在考慮加入一個 startup accelerator,在研究了世界最有名的幾家 accelerator 後,我發現大部分居然規定申請的公司要有至少兩名創辦人。換句話說,在商圈裡,「團隊」比「個人」成功的機率高很多(當然前提是你的團隊一級棒)。

人生裡呢?你想打團體戰還是個人戰?

我常聽未婚的朋友說要先拼事業,以後再想婚姻家庭。我也常聽媽媽朋友因為太忙太累,不得已要將小孩提早送學校。我更常聽到男人因為事業太忙,所以沒時間陪家人。我絕不是在批評這些人,而是覺得很可惜。雖然有很多現實的大環境問題(像某某行業工作時間就是要這麼長),但至少我們能做的是先改變這種做不到的態度。

等有一天我們強大了,也許我們就有機會改變大環境。現在的我雖然只能鼓勵全職媽媽加入我的新創公司,但我期望有一天能像 Sabrina Parsons (Palo Alto Software 創辦人) 一樣,在公司裡設一個空間給員工的孩子使用,讓員工更方便兼顧家庭與事業。

前陣子看到一位創業女人寫給先生的一封情書,由衷地將自己的成就歸功于她背後的「好先生」。因為有他,她感覺無人能敵。因為有他,她有勇氣去面對更多的風險。因為有他,她勇敢追夢。

我也是如此的幸運,但我覺得我不應該是例外。以前常聽人說,成功的男人後面有個偉大的女人,但我們這一代有機會讓彼此都成為既成功又偉大的人。如果能有更多人願意不斷的伸展自己,輔佐他人的夢想,給彼此機會挑戰這個「刻板印象」,那也許有一天,我們的假設就不是「家庭與事業無法同時兼顧」而是「家庭與事業一定可以同時兼顧」了。

來看看 Sheryl Sandberg 對於女性兼顧事業與家庭的看法:女性的迷思:只要努力,我就能兼顧事業與家庭

 來源http://careher.net/?p=9075

【電腦王阿達】LINE 新型態詐騙手法出現!小心山寨假官網騙走您的帳號密碼!

昨天 PTT 上(請點我)有人爆料,在 Yahoo!搜尋引擎中上搜尋 「Line」,出現的關鍵字廣告顯示連結為 LINE官網「http://line.me/zh-hant/」,但實際連結網址為 「http://line.pm/zh-hant/」,事實上這是一個企圖騙取 Line 帳號密碼的假網站,正常網址為「http://line.me/zh-hant/」。目前 Yahoo 已撤銷該廣告,但相信接下來應該還會有很多種類似詐騙手法出現,所以阿達為大家報告如何分辨真假 LINE 官網。
01
▲之前 YAHOO搜尋的結果會引到假網站(正牌網站沒有下廣告,圖片出處)。

這類的 LINE 詐騙網頁一開啟後都會先要求您登入LINE訪問網站(正牌網站不需要):
02

另外只要網址不是「http://line.me/」開頭的就都是假網站!!在網頁中也會有一個要你登入LINE帳號的對話框,介面設計的與電腦版 LINE 一模一樣,這個要分辨也很簡單,他的帳號密碼輸入框是不能移動的,網頁的字體也比較醜:
03

正牌的網址一定是「http://line.me/」開頭,網頁字體也比較漂亮,另外也不會要求輸入 LINE 帳號密碼:
04

用真假的帳號密碼輸入介面比一比,真的是安裝軟體的浮動視窗,假的是開啟網頁後的固定表格(我猜以後會進化成浮動的):
05

請大家千萬不要在 LINE 官網與軟體以外的任何頁面輸入帳號密碼,非常可能會被盜帳號!!另外設定「換機密碼」就可以大幅度避免自己LINE帳號被盜風險(教學請點我,5月底前還送貼圖)喔!

本文選自:http://www.kocpc.com.tw/archives/5083

你所不知道的阿拉伯文化

你所不知道的阿拉伯文化

Chérie

  • Chérie
  • 曾經是溫室裡的花朵,專門收集他人讚美為養分,只為成為最受注目的阿嬌;某天呼吸到外頭的空氣,發現世界如此廣大,沒有了讚美與期待,在質疑與摸索中,反而看見最真實的自己。然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現為職場新鮮人,畢生職志是成為一個媽,雖然每次說出口都被認為是胸無大志,但仍認為這是全世界最值得驕傲的工作,依然默默地暗自憧憬。

還記得當我鄭重地向周遭的人宣布:我要到阿布達比工作,親友們一透霧水不知道我到底在說哪裡!

後來我發現,一定得改口說杜拜,大家才知道原來我說的是中東。但當我再進一步解釋,阿布達比和杜拜屬於同一個國家—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United Arab Emirates,UAE),大夥兒腦海中卻浮現出曾和台灣有邦交的沙烏地阿拉伯 (Kingdom of Saudi Arabia,KSA),殊不知這是兩個天南地北的世界。

大部分台灣人印象中的中東就是一個充滿戰亂、男人可以娶四個老婆,女人社會地位低落的一個回教社會。當妳(特別是女孩子)不信奉伊斯蘭教,不會說阿拉伯語,卻說要到中東去工作時,會舉雙手反對的,通常是真正愛妳的人。這種反對出自於本能,夾雜著愛以及因陌生與不解所產生的恐懼與迷思。事實上,中東各個國家的穩定度、社會開放程度、對外來民族的包容度各異,無法一言以蔽之,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就是兩個極端的代表。

via Chris Hopkins Images

比較開放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AE)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以下簡稱 UAE)是個有極多外來人口的國家,外國人佔了全國人口的 80% 以上,最大宗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南亞民族就佔了快六成。西方人比例雖然較低,但因為外來種族繁多,共通性強的英文順理成章成為生活必備的第二語言。

在篤信回教的 UAE,處處可見教徒遵循著每日禱告五次,不吃豬肉、不喝酒的的宗教規範,街道、學校、百貨公司皆有清真寺或禱告室,走在街上很常可聽到經文頌禱聲。至於飲食上的規範呢?如果你一定得吃豬肉,只能在特定超市、或者某韓國餐廳的韓文菜單上找到!(註1);如果想喝酒,大部分飯店為因應往來頻繁的各國商務人士與旅客,都會提供酒精性飲料,但要是你想把酒買回家品嚐一番,則必須持有酒證才可以購買。(註2)

回教國家男女間的界線本來就比較嚴苛,但女性在回教國家的社會地位一定很低落嗎?

其實女性身分在 UAE,某些情況下會受到特殊禮遇,尤其是在搭車時,司機可能會讓女性優先上車;若是搭乘公車,前兩排座位也有女性專屬特區。另外,凡是在購物排隊或招攬計程車時,有時男性也會先把機會禮讓給女性。

對在這工作的外國女性而言,生活上並不會特別感受到歧視,但遇到性騷擾的機會還是遠大於台灣,主要原因是台灣女性比起當地女性,更顯得友善及可親近(保守的回教女性會避免肢體接觸、也不會與男性握手),因此,不習慣兩性互動的男性常會將基本的社交禮儀當作是有機可乘,例如握手時握得特別久,或藉機一握再握。

到 UAE,該小心陌生男人還是風趣一哥?

在 UAE,無論妳來自哪裡,只要妳不是包頭遮臉,就會引來男性毫不遮掩的打量。 男性是阿聯大公國街上為數眾多、居社會底層的外籍勞工,他們不會主動上前和女性攀談,也沒什麼惡意,但對女性或外國人的好奇與不加遮掩的目光,多少還是令女性感到不自在。

有位德國朋友就曾經這麼跟我形容著:「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塊肉,隨時會被掠奪」。

不過俗話總說,明箭易躲,暗箭難防;在街上的陌生目光並不是最可怕的、暗箭才可怕。所謂暗箭,指的是西方男性、或來自黎巴嫩、約旦及本地的阿拉伯男性,他們有體面的工作與收入,位居社會中上階層,西裝革履、幽默風趣,懂得快速搏得女性的好感,適時表現出對妳的欣賞。單純的女生很容易就迷失在刻意製造的良好氛圍中!如果妳不懂得攻防拒絕,他們能對妳產生的殺傷力可是比街上那些目光大的太多!

同居、未婚懷孕也違法!?

有一些在台灣我們覺得很正常的男女互動,在 UAE 則是不被祝福、甚至會吃上官司的!

viamoriza

例如一對男女在公共場合接吻,有違善良社會風俗;未婚男女同居(即使已訂婚)甚至違法。平常警察不會挨家挨戶的查證,但若不幸遇到保守激進的路人甲或鄰居乙通報,輕則被警察警告、重則被驅逐出境。

婚前性行為,也會觸犯法律、並需負擔刑責(通常是一年牢獄後驅逐出境)!所以未婚女性如果發現自己懷孕,絕對不會一股腦地到醫院檢查或墮胎,尤其是公立醫院,因為醫生會要求妳出示結婚證書。若被發現是未婚懷孕,醫生會第一個通報警察,在妳還未考慮該不該留下孩子時,妳可能先為自己惹來牢獄之災(這是女性要特別保護自己的地方,因為這種立即性的鐵證不會發生在男性身上)。

另外,墮胎在阿聯大公國也是違法的,因此一旦未婚懷孕,除非被發現前快速結婚,或離開這個國家、到其他地方墮胎或生產後再回來(單親媽媽在阿聯大公國是可以被接受的),否則被發現後,幾乎都是別無選擇地生下小孩,和小孩一起服完獄期,再被驅逐出境。

那麼,避孕措施呢?一般來說,保險套、避孕藥在超市、一般藥局皆有販售,但是緊急避孕藥(俗稱的事後避孕藥)是無法取得的,也非醫師處方藥品,因此建議不論是已婚或未婚的女性,若要到 UAE 常待久住且還沒有生小孩的計畫,可將緊急避孕藥列為必帶藥品,否則意外發生後,還得把握黃金 72 小時緊急飛往他國購買,傷感情也傷荷包。

UAE 是女孩尋找速食愛情的天堂?

世界各國人口到阿聯大公國工作,最主要誘因是薪資福利,但無論是來自於哪一個國家,會想到陌生的回教國度尋求發展的外國人,仍以男性居多,已婚的男性也常隻身赴任,導致 UAE 的男女比例嚴重失調(註3),且在當地女性保守的情況下,外國女性很容易就成為男性的社交標的。

如果說大陸是男人的天堂,十個有九個會淪陷,那阿聯大公國就是女性很容易找到速食愛情的地方,不必主動,不論妳已婚或未婚,總是會有男性向妳明示暗示的示好;相較之下單身男性就頗受歧視,例如:沒有女性陪同的男性到公共沙灘或傳統餐廳,只能待在單身男子區,某些夜店甚至會拒絕未攜女伴的男性前往消費,在這樣畸異的社會氛圍下,如何善用女性優勢又適當的保護自己,絕對是每個到 UAE 工作的女性必修的課題。

kingdom tower via WallPaper

男女界限分明的沙烏地阿拉伯

 所有女性在沙烏地阿拉伯限制都非常多!即使是在該國最開放的城市吉達,出了機場,所有的女性一律得入境隨俗地穿上黑色長袍(abaya)。

女性在沙烏地阿拉伯生活與工作都有所限制

在沙烏地,女性(含外國人)是必須依附男性生存的,女性不准開車,無法搭乘公車,甚至連單獨走在街上都是有困難,工作也只限定於特定職業,例如:幫傭、護士、教師。因此在一般商店或百貨公司完全不會看到女性店員,就連女性衣物-維多利亞的秘密 (Victoria’s Secret) 也只看得到男性銷售員。

沙國男女界線也森嚴到不行:餐飲店會分設家庭區與男性區,百貨商場亦區分家庭時段與男性時段,就連速食店的收銀台也有家庭與男性專用道的區分,連排隊都要極力避免陌生男女互相接觸。 沙烏地只開放四種女性簽證:

  1. 朝聖簽證:需有母國回教教長的穆斯林證明;
  2. 工作簽證:幫傭、護士、教師等,但須由顧問公司集體辦理;
  3. 商務簽證:女性必須跟團,團進團出,且需有當地客戶的邀請函;
  4. 依親。

注意到了嗎?沙國不對外發放觀光簽證,相對的,也就不會有太多觀光景點,酒精飲料、聲色場所全面被禁止,過去甚至連電影院也沒有。

Kaust via environmental research web

有沒有比較開放適合外國人生活的地區嗎?

沙烏地石油公司 (Saudi Aramco) 和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 (KAUST) 是沙國境內兩個較特殊的區域,該公司與學校為吸引外國人才,特地放寬許多沙國的戒律與規定,例如:兩者皆雇用女性工程師或其他員工、女性在該公司腹地或校園內可以不必身著黑色長袍,可以開車,可以獨自行動,除了酒精飲料和豬肉仍完全禁止外,生活和一般國家無異。

這兩個特區有健全的生活機能,超市、電影院、運動設施、游泳池、高爾夫球場、初等及中等學校,甚至是自己的海灘(國王科技大學),盡可能地創造讓外國人可以待在沙國的工作及生活環境,很多到沙國工作的外籍人士或其配偶,一下飛機就直奔特區,直到下一次要上飛機才會離開特區。

用開放的態度面對但也要記得保護自己

在國外工作,工作固然是重要的一環,但對隻身在外的女性或男性而言,不工作的休閒時間可能比工作時間更難熬,尤其是在休閒娛樂不多的穆斯林社會,如何打發周末反而比如何適應工作更具挑戰性

via Lila's  Travel Gallery

在多元種族的阿聯大公國只要妳願意保持開放的心胸,絕對可以認識來自不同種族與文化的朋友,但在互動的同時,還是要保持警覺,因為在自己文化中習以為常的舉動,在不同的文化中可能有不同的意涵,導致錯把無心當有意。

註1:英文菜單通常是不會有豬肉料理的,所以韓國菜單上的豬肉料理有點像隱藏式菜單的概念。

註2:雖然規定很嚴,不過多數的外國人都知道哪些地方不用酒證,也可以把一箱箱的啤酒和一瓶瓶的烈酒帶回家;賣酒的地方通常盡可能低調,但欲蓋彌彰的黑色不透明窗戶,以及黑色塑膠提袋,往往更引人注目。

註3:阿布達比男女比例: 2.2 male/female (No.2);Qatar No.1 : 3.29 male/female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fields/2018.html

來源:http://careher.net/?p=9050

 

 

 

無人機拍下的柬埔寨美景

global

你絕對沒想過柬埔寨可以如此漂亮!

這次暑假就到柬埔寨度假吧!

Cambodian countryside

柬埔寨的鄉村

在柬埔寨拍攝紀錄片時,製作人Roberto Serrini抽空前往了數個柬埔寨的城市和鄉鎮。
他的團隊用了一架DJI幻影無人機以及GoPro攝影機來捕捉柬埔寨迷人之美,
他也形容本次拍攝過程是一場「令人讚嘆的體驗」:
【在金邊的一隅以及Anluk Leak鄉村,我得以從天際俯瞰這片土地如電影般的美景。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具備三種 know how 更有競爭力 : 司機知識、專業知識和…..?

photo credit: sj_harrison

photo credit: sj_harrison

這是個講究「專業知識」的高度分工社會,不論是科技、金融、服務、乃至傳統產業,唯有具備專業知識,才能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勝出。

除了「專業知識」外,現代人還得像一本百科全書,對複雜的各行各業具備基本的理解。這樣的知識,有個原本不是這意思,但借用一下還算恰當的名詞——司機知識 (The Chauffeur Knowledge)。

德國物理學家普朗克 (Max Planck) 得了諾貝爾獎後四處演講。某次,他的司機說自己聽普朗克演講,聽到講稿都背起來了,不如下次兩人角色互換,他裝成諾貝爾獎得主,普朗克扮司機。普朗克聽著很有趣,便答應了。於是司機上台演講,講得頭頭是道,底下的人被唬得一愣一愣。演講結束後,一位教授問了個非常艱澀的問題。普朗克擔心司機招架不住,正在緊張時,台上的司機卻不疾不徐,緩緩地說: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要當個被喜歡的人,還是受尊敬的人?專訪 Google 總部產品經理姵瑾

google-shows-startups-how-to-master-seo-in-10-minutes-video--2704001fe3

有些人認為,人生中有一兩個錯過就不再的契機,唯有緊緊把握那些機會,才能成功。

有些人認為,一切都是注定的,不管怎麼繞,最終都會走到各自該去的地方。

跟姵瑾聊天的過程中,我不時想起第二種論點:她在屬於她的地方。

是因為她特別聰明,還是因為她特別認真呢?

或許都是吧。

但最重要的,我想是她夠了解自己,才會一直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沒有浪費太多時間摸索。台大畢業後,出國拿到 Stanford 碩士,才 30 歲出頭,已經在 Google 總部累積了 7 年半的工作經驗,於 4 年前從資深工程師轉為產品經理 (product manager)。

今天,姵瑾跟我們分享在她一路走來的每個階段,是如何跟自己對話,如何幫自己找到最適合的方向。

1. 妳踏入社會就加入了最有特色、影響全世界最多的 Google,到現在七個年頭。妳一定很了解這間公司,能和我們分享一下所謂的「Google文化」嗎?這份工作,對妳的思維、生活習慣又有怎樣的影響呢?

photo credit: Stuck in Customs

photo credit: Stuck in Customs

Google 雖然是一間大公司,但每個人都能影響產品的決定

同事間什麼都可以拿出來討論,只要能說服其他人,任何事情都可能因為你而改變。

但也因為每個人都踴躍地表達,討論過程有時候蠻激烈的,一開始我不大習慣。但後來換了個想法,才能逐漸接受:

大多數的決定都是取捨,沒有絕對的對錯。既然是取捨,自然每個人拿捏的力道不同,才需要討論,從這個角度來看,不需要因為意見不被採用而失落。

當團隊作出決定,就算跟我們認為正確的方向不同,也得盡力執行。因為作決定的階段結束了,接下來的關鍵是「執行力」。

這就是我覺得很棒的 Google 文化:將「決定」跟「執行」分得相當清楚,作決定時大量討論,提前讓一切的「不同意」浮上水面,逐一討論、解決。要是不這樣做,等到執行時團隊依然存有歧見,將消耗更多的人力與時間成本。

2. 從工程師跳到產品經理,請問妳是怎麼評估,才決定從工程師轉到產品經理呢?

我先當了 4 年的工程師。在矽谷,工程師是人們捧在手心裡的天之驕子,我的生活很開心,工作也很順手。

我很喜歡這個職位。

只是「好之者不如樂之者」,我有一些同事不只做得順手,更有我所沒有的熱情。好比說,有一次某位同事請假準備婚禮,人都不在辦公室了,我們還會接到他的信,提說他設計了一套新演算法來改善系統效能。看到那樣的信,真的會有點自嘆弗如。

所以,當升遷到資深工程師後時,我開始思考是該繼續走這條路,還是轉換職涯方向,找到我能更投入熱情的職位。

strengthsfinder 2.0

strengthsfinder 2.0

當時我讀了一本書《StrengthsFinder 2.0》,書裡有一系列的性向測驗。做完後我發現自己的長處是 Ideation和Empathy。Ideation 是指串聯起看似無關的事物,從中找出規律,再透過規律,以全新的角度詮釋已知的世界。Empathy 是同理心、感同身受。比起工程師,產品經理更能發揮這兩項長處。於是,我開始思考轉職。

我請教許多資深的同事,這邊我想說一下,我覺得「請教」並不僅是找個 role model,然後一切照著做就好了。它應該是讓我們藉此了解每個人做決定時背後的理由,再反思自己的決定與理由是否正確。

我最後參加了 Google 的半年輪調計畫,這項計畫足以讓一位新手去學包括行銷、產品定位、介面規劃等等各種產品經理該具備的知識。我給自己半年的時間去轉換,如果不喜歡,就再回來作工程師。

很幸運地,從下決定的那天開始到現在,我都很喜歡這份工作。

3.一開始從工程師換成產品經理,你覺得改變最大的是什麼,最不適應的又是什麼呢?

photo credit: MoneyBlogNewz

photo credit: MoneyBlogNewz

我當工程師時做的是「google search」這項 Google 金字招牌。

剛轉換到產品經理時,我第一個負責的產品是,嗯,「內部服務系統」,一項連客戶都沒有的產品,使用者是同事。這種感覺就有點像從天子腳下的京城被發配到大漠邊疆。

然而,調適心情的過程中,我發現儘管是這麼「邊疆」的產品,要做的事情依然多如牛毛,因為,我們永遠可以將一項產品做得更好,追求完美是沒有終點的。

那時候我才知道,難怪常有人說產品經理有做不完的事情。當工程師時,我通常負責去實現一個明確的目標。但身為產品經理,這目標會比較模糊,得自己研究一番,才能更精準地鎖定目標,凝聚團隊前進。當然,在公司裡,越資深的人負責的目標就越模糊。很資深的工程師也得制定目標,只是當產品經理會很快讓妳有機會去做這件事。

另一個差異是,產品經理的一舉一動會影響到很多人的工作,要是做錯決定,會害工程師白寫上萬行程式,害法務出動,甚至行銷、UX都有牽連。因此,做決定時我比以前當工程師時更謹慎,因為一個決定的影響層面,往往遠大於你能想像的。

4. 擔任產品經理邁入第4年,妳認為一位好的產品經理必須具備哪些條件?

我認為一位好的產品經理必須具備3項條件:

Prioritization (決定事情優先順序)、Empathy(同理心)、Ownership(將產品視為自己的擁有,進而關心產品的大小事)。

via Pei Chin

via Pei Chin

首先是 Prioritization

產品經理同時與很多人共事。每個人必然會認為自己的任務最重要,希望我們全力配合。要是都答應,最後一定什麼都沒做好。我剛接產品經理時,一位資深的產品經理跟我說

「別一直回E-mail。」

聽起來很簡單對吧,我當時也這麼想。

但當你每一天打開電腦都有100封未讀E-mail,這件事就一點都不簡單了。

一封封E-mail回其實是最輕鬆的,但最重要的任務,可能不在任何一封E-mail

一位好的產品經理,要在心中有一份優先順序,永遠要努力照著這個去工作。

Empathy 是指,能設身處地地想像客戶需要什麼。

我們坐在電腦前的時間比一般人長,儘管非常了解產品,有時反而會忽略了顧客的想法。好比,我有一項產品跟傳統的雜貨店有關,雜貨店老闆這種族群通常不怎麼接觸科技。曾有一位老闆甚至跟我說,他網路壞了,要請 Google 去修。他根本不知道要找電信商,因為瀏覽器一打開就是 Google 首頁,Google 對他來說就是網路。

在這個網路世代,許多真實世界的人反而變得不真實了,這很有趣也很重要,所以我們更得多跟顧客互動,多了解他們真正的需求,設身處地,才能設計出對的產品。

最後 Ownership 的意思是,你得比任何人都還關心、還了解產品。

唯有最了解,才能注意到細節,懂得調整方向。唯有最熱情,才有辦法說服團隊成員一起朝目標邁進。Ownership 是一項長期的承諾,因為產品不是推出後就結束,它是活的,會隨著時間、業界的狀況而改變。產品經理得持續地追蹤,一直去關心你的產品。

5. 妳在矽谷工作這麼多年,女生在男性為主的科技產業裡,妳覺得有什麼特別注意的嗎?有什麼要調整自己心態的地方呢?

via Pei-Chin

via Pei-Chin

科技產業的兩性比例其實沒那麼懸殊,許多部門,好比法務,甚至女生比男生多。不過,工程師還是以男性為主。

男生比較直接,看到東西沒做好,他們會直接講,同樣的話對也很直接的男性可能沒什麼,但有時候聽在女生的耳朵裡,以我們的習慣去解讀,可能就會開始想:他是不是不喜歡我這個人,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要用男生的方法去詮釋男生的話,這是我認為得去調適的一點。

但也不用過度勉強自己,遇到真的讓妳不舒服的事情時,還是要好好溝通,表明自己的想法。

有些人認為要跟男生們打成一片,像哥兒們一樣。比起做到這種地步,我倒覺得找到彼此能接受、彼此能舒服的合作方式才是真正重要的。

這種「好朋友」或「好同事」的差異,其實源自於一個很多女孩 (包括我在內) 在職場上都會面臨到的根本抉擇:

女孩們,我們是要當個被喜歡的人,還是受尊敬的人?

這兩種身分有時候是互斥的。

好比說有人做錯事,要是指正他,可能他會生氣,妳會被討厭,但只要說得有道理,在被討厭的同時,妳也可能獲得尊敬。我一開始對這個抉擇很困擾,現在,我漸漸學會當遇到不對的事情時,還是得講出來。一開始遭遇到的「生氣」、「反彈」都是必然。但一陣子後,只要對方明理,抗拒的情緒退潮後,取而代之的就是「尊敬」。然後得到正向回饋的妳,就越有把握這麼做。只是話說回來,同事也很重要。

6. 當你interview新人時,看重的是什麼?妳來美國念書、工作這幾年來,讓妳覺得最有收穫的是什麼呢?

能不能說出一個完整的故事,我覺得是最重要的。

via Pei Chin

via Pei Chin

可能大家有在網路上看過一些Google的面試問題,都是類似「全美有幾間加油站?」這種摸不著頭緒的問題。這些問題其實就是希望受試者能來一段知識性的推論做出合理的假設,再根據假設推論,找出合理的答案。

因為孕育一個新產品就是這樣,沒人知道真正的答案是什麼,沒有對錯,只能假設、推論、用邏輯說出一番道理。當然,有沒有經驗也是考量因素,可是只要能做出知識性的推論,有沒有完整經驗,反而是其次的。

來到美國這幾年,我覺得讓我學到最多的是要如何去適應新環境

我以前在台北的生活圈很單純,剛到美國時,課本上的英文其實不大夠用,更別提獨立生活了。我花了很多時間才適應這個環境。

進公司後,又要學習如何在美國文化中表現自己。

一路走來,我漸漸學到不要想變成美國人,而是想辦法發揮自己的長處。

美國人大多數比較外向,亞洲人像我就比較內向。但內向不是負面,它意味著會多做功課,擅於觀察。

因此,比起強迫自己變成一個滔滔不絕的外向者,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提醒自己,當我有一個想法時,比起其他外向者,這是個更有保證的答案,我要適當地、勇敢表達。這樣就夠了。

不同的環境會讓你受到很多刺激,這些刺激最終可能讓妳變成另一個人,但如果可以的話,認清自己的長處,變成一個「真正的自己」,我覺得是最好的。

7. 最後,我們想問,妳一路都是第一志願,現在又在全世界最棒的公司工作。但我們知道,凡有所得必有所失,一路走來,妳作過那些取捨呢,其中又有哪一兩件,是妳最捨不得的呢?

無法陪伴在父母身旁是我最捨不得的。我們一年會碰面兩三次,但我沒辦法在他們身邊,每次見面都得隔上好幾個月。

「晚上我會回家吃飯噢。」

在國外工作,犧牲的就是無法說出這句話的幸福。

爸媽總是不會說什麼,但她們年紀大了,多少還是會希望能常見到孩子。

 

透過視訊聽到姵瑾這麼說,我忽然想到,或許全天下的父母都是最棒的產品經理,小孩是他們一生最重要的產品。他們懂得替小孩排優先順序 Prioritization,對小孩的一切感同身受 Empathy,他們更懂得甚麼是 Ownership,會一輩子關心小孩,比我們還要在意我們。

想成為一位優秀的產品經理,說不定只要多看看父母怎麼栽培、照顧、呵護我們,就夠了。

 

see more at……

南亞諸國的美麗與哀愁

global

轉自globalvoice-南亞諸國的美麗與哀愁: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t/2013/09/14/15648/

近日南亞經濟高峰會(SAES)中專家表示,南亞國家儘管經濟起飛,但各地仍需合作解決貧窮、性別不平等、氣候變遷等問題。

南亞經濟高峰會是由南亞主要公民社會的智庫發起,2013 年九月二日到四日由斯里蘭卡的主要經濟政策智庫斯里蘭卡政策研究會(IPS)在斯里蘭卡舉辦。自 2008 年起本高峰會每年都在不同的南亞國家舉行。

今年的議題包括人力資源管理、水資源、食品安全和氣候變遷,以及尋求地域合作。一百廿位知名社經專家在可倫坡集合參與這次以「邁向更強、更活絡而兼容並蓄的南亞」為主題的高峰會,在為期三天的會議中進行討論。

這次會議一個重要的特色是與會者和社群媒體上的網友都可以積極參與討論。高峰會部落格和臉書、Flickr 及推特等媒介都十分活躍,會議本身也在網路上現場直播。

來自孟加拉的青年代表,部落格作者 Tahmina Shafiqueand 敘述了這次高峰會的規模和參與國家面臨的挑戰:

這次高峰會聚集了來自八個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RC) 國家廣泛領域的相關人士,包括主要智庫、學術、政策和國際機構的代表。這次會議最重要的部分也許是青年領袖也參與了分析推廣重要的討論。這是脫離傳統關起門來的公民社會論壇的一步,提供青年領袖們參與合作創造的平台。

在這個南亞諸國亟需增進互助合作的時刻高峰會更顯得重要。這個以豐富文化傳統、經濟活動和整體成長而繁榮的地區正面臨眾多挑戰。貧窮、性別平等、食品安全、氣候變遷和其他許多因素仍然需要人們以更有系統、更能維持的方式去關注和處理。

 

Photographs from South Asian countries compiled by Easa Samih. CC BY (Click on the image for info on photographers)

Easa Samih 剪輯的南亞諸國照片集。 CC BY 授權。(照片詳細資料請點小圖)

來自斯里蘭卡的部落格作者和青年代表 Abdul Halik Azeez 從可倫坡出發,討論氣候變化對這個地區的意義:

無法預測的雨季對城市裡的上班族來說只是需要時時攜帶雨傘的不便,但對這一帶的農業區來 說則會造成大混亂。海平面上升威脅低海拔島嶼,喜馬拉雅山冰冠溶解影響正常水流,可倫坡也許會喜歡天氣變得涼爽,其他區域卻面臨長久不退的酷熱。海平面若 繼續上升,在加勒菲斯的海邊漫步很快就會變成涉水之行了。這些變化會影響數百萬民眾,威脅這個地區已飽受掙扎的發展過程。

來自阿富汗的部落格作者和青年代表 Aarya Nijat 提到政治能改變一切:

《釋懷之石》作者、阿富汗—法國作家 Atiq Rahimi 寫道:「…… 在伊朗及阿富汗(也許整個南亞)以文字反抗專制…… 存在的問題不是『是或不是』,而是說或不說。因此任何行動都會政治化,包括沉默,甚至包括謊言。問題在於每個人,因為我們封閉了心靈。我們還要懷疑文學的 政治層面嗎?我說不,因為文學是對抗所有政治體系的戰鬥。是用語言的力量去對抗力量的語言。

Nijat asked 在高峰會最後一天的文章中質疑「我們討論的是真正的問題嗎?」:

公眾和私人企業追求的是類似的利益或目標嗎?這兩者追求的有什麼共通點,有潛力建立合作關係?何不討論這個呢?

來自印度的青年代表 Nandish Kenia 討論私人企業是否能帶來改變:

一個長久的爭議是假如農夫能用一小塊地向企業換取大量金錢,這麼做有什麼不對?他要對背離綠色革命負責嗎?

來自尼泊爾的青年代表 Trisha Rana 認為,於 1985 年由南亞國家組成的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AARC)希望促進經濟、社會進步、文化發展和南亞地區的友誼和合作,卻未能在南亞國家中造成深刻影響:

我們不能在實際的金融問題上達成一致,又要如何抱著一顆共同的南亞之心向前進?

推特上也不乏討論:

巴基斯坦經濟學家 Nadeem Haque (@nadeemhaque) 說:

#saes2013。沒有成長就無法改善食品安全:品質、供應與配給;而政府不改革就無法成長。

— Nadeem Haque (@nadeemhaque) 2013 年九月三日

#saes2013 所以我們不要貧窮,想要食物,不要災害,想要免費教育、醫療、安全用水和公共衛生,但是不要成長和改革。

— Nadeem Haque (@nadeemhaque) 2013 年九月四日

 

Google 高級執行官 Ann Lavin 在大會上發表演說。來自斯里蘭卡的 Abdul Halik Azeez (@HalikAzeez) 紀錄:

網路平均貢獻百分之一點九的國內生產毛額成長,也為每一個因為新興市場而消失的工作,創造出三點二個新的工作機會。— Ann Lavin #Saes2013

— abdulkhaleq (@HalikAzeez) 2013 年九月四日

縮圖來自斯里蘭卡政策研究會臉書頁。
 
作者近照 Rezwan  作者Rezwan                     譯者 Hsu-Lei Le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美國的間諜計畫,令歐盟大為光火 – 網路監控挑戰人權底限

NSA-Logo1-570x427

轉載於 Global Voices 美國的間諜計畫 令歐盟大為光火

http://zh.globalvoicesonline.org/hant/2013/09/13/15639/

 

自從艾德華・史諾頓(Edward Snowden)揭發了美國情報單位的《稜鏡》計畫,歐盟的批判聲浪便不斷高漲。

稜鏡》計畫主要允許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telligence)等機構,無需取得法院同意,即可進入世界上任何社群網絡。據稱微軟、Google、Yahoo、臉書、美國線上(AOL)、蘋果和Paltalk等公司,都曾提供協助。美國政府辯稱此計畫是為了對抗國際恐怖主義,而國家安全局局長基斯・亞歷山大(Keith Alexander)也聲稱稜鏡計畫「已預防數十起恐怖攻擊行動」,然而他並未提供任何疑似攻擊行動的相關細節。

Edward Snowden. Foto tuiteada por Periódico Mundo News.

圖:艾德華・史諾頓。照片取自Periódico Mundo News的推特發文。

 

反觀2013年2月,由於Google拒絕配合歐盟嚴格的法律規定修改其隱私權政策,歐盟決定以保護公民隱私的名義制裁Google。同時,歐洲委員會副總裁Neelie Kroes也在歐洲議會提案,研議確保網路中立的相關措施。根據eldiario.es 的報導,來自荷蘭的Neelie Kroes表示:

[他們將禁止]網際網路服務供應商從資訊流擷取訊息,也將[規定]只有在法院命令下,才能監聽和攔截電話、網路。

 

在此有必要引述歐洲聯盟基本權利憲章第七條與第八條:

第七條:個人與家庭生活
人人均有享有個人與家庭生活、住居及通信隱私被尊重的權利。

第八條:個人資訊之保護
人人均有權享有個人資訊之保護。
此等資訊應僅得於有特定明確目的時,且在資訊所有人同意或有其他法律規定之正當依據下,公平地被處理。……

 

同時,另一個廣受討論的問題是:美國可能利用稜鏡計畫,竊取北美企業競爭對手的商業機密。

就在史諾頓揭密後幾小時,歐洲議會在6月11日發表聲明,嚴正批評美國的監聽計畫。荷蘭籍的自由派歐洲議會議員Sophie in’t Veld表示:

我們愧對歐洲人民,我們應該感到羞恥。

另一位綠黨籍的歐洲議會議員Jan Philipp Albrecht則批評美國:

 這不僅是資料保護的問題,還攸關民主和法律的角色。民主和法律是無法容忍針對公民的全球性大規模監聽行為。

而歐洲自由民主黨團的Jaroslav Paška表示:

 很遺憾我們的美國夥伴做出這種偏執行為。

 

 

Paška講出了許多歐洲人的感受

Viñeta de Luo Jie aparecida en la web Daily Paul

Luo Jie’s cartoon appearing on the Daily Paul webpage

。幾十年來,歐洲人看他們的國家支持反恐,可以不靠侵犯民隱私就搞定這種重大問題。如同網友setabense在El País撰文談稜鏡計畫,他提到:

對我來說這種作為是不對的,他們真是個窩囊廢。他們假借打擊恐怖主義的名義,不管你是不是恐怖份子就竊聽所有電話,侵犯人們隱私。

6月10日,歐盟執委會司法執委

Viviane Reding去信美國司法部長,要求詳細說明稜鏡計畫。根據 El País網站的消息,Reding女士在信中提到:

 現在情勢相當嚴峻,大西洋此岸已湧現嚴正關切的聲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求貴單位在星期五準時提出具體回覆。歐盟執委會有責任向歐洲議會解釋,歐洲議會很可能將根據你們的說明,全面評估你我橫跨大西洋的兩國關係。

Reding女士提及雙方爭議許久的自由貿易協定,也談到多項合作協議。但重點是,美國是才是這些協議的實質受益者。譬如歐盟將資金流動情形和飛航旅客名單交給美國,但歐盟成員國並未共享這些資訊。

6月14日星期五,美國與歐盟在都柏林舉行年度雙邊會議,會議結束不久後,歐盟執委會Reding執委在她的Twitter上寫道:

 (@VivianeRedingEU) 國家安全觀念並不等同於「恣意妄為」:國家無權進行不受限制的秘密監聽。#PRISM

對此網友Silviu回應:

@SinedioMD: @VivianeRedingEU這個嘛,他們當然有權這麼做,「他們無權」這話我才不信。況且,美國幹的已經是戰爭行為了。

在雙邊會議的會後記者會上,Reding執委表示:

稜鏡計畫監聽的對象,是涉嫌參與恐怖活動與網路犯罪而接受調查的非美國公民。…該計畫遵守美國法院命令,並接受國會監督。

…召開一個短期會議,邀集美國與歐盟的國安專家,共同釐清尚待處理的問題…

Montaje sobre las opciones de privacidad en Facebook. Imagen tuiteada por Kim Dotcom.

圖 網友模仿Facebook的隱私權選項畫面,充滿諷刺意味。圖片引自Kim Dotcom的推特發文。

 

雖然Reding女士的口氣已趨緩和,但是歐洲人仍不免質疑,美國政府究竟以何種標準「辨識」恐怖分子,而蒐集到的無用資料又將被如何處置。當專家們正在解決這個問題的同時,不妨瀏覽這個網頁,看看除了幾家配合稜鏡計畫的網路服務公司之外,還有哪些尊重使用者隱私的公司可供選擇。

 

譯者:Tess Yeh   校對:PaoJ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作者近照 Lourdes Sada  作者Lourdes Sada       譯者 GV 中文化小組

 

短評:當個人的一切作為都曝露在國家的監控之下,且國家能夠無視人權精神及憲政規範,恣意取得資料。不管目的是正面亦或是負面,於手段上已不符合比例原則,應予於限制或禁止,不然人民易對政府失去信任,也會成為眾矢之的。如果美國繼續存有美國中心及世界警察的自大想法,遲早會受到社會的反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