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CON 學生計算機年會,鼓勵年輕駭客們「動手做」,讓青年力量被看見

圖片來源:SITCON 提供
圖片來源:SITCON 提供

台灣的技術社群聚會遍地開花,以學生社群為核心的 SITCON 學生計算機年會邁入了第三年,今年年會的主題是 The True Hackers,將於 03 月 07 日假中研院人文館國際會議廳舉辦。SITCON 2015 的總召集人郭杰穎表示,駭客 (Hacker) 的概念起源於 1960 年代的麻省理工學院人工智慧實驗室,在早期硬體資源極為有限的情況下,初代駭客創造精簡卻強大的程式碼,其理念影響了無數人,在各個領域當中發芽茁壯,無論是自由軟體運動、資訊安全、自造者運動、和吹哨者們,都是駭客精神的展現。

駭客精神如何實踐於校園生活

圖片來源:SITCON 提供

SITCON 全名為:Student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nference,為台灣開發社群 (Open Source Community) 學生自發性舉辦的活動,秉持著以學生為主軸的核心價值。自 2013 年第一屆舉辦至今,三年來已成為台灣最大的學生資訊社群年度盛會。今年除了學生投稿之外,也邀請了兩位 Keynote 講者。其中一位 Kaede 為 PTT 創站站長暨水球發明人,講題是「We hack worlds」,主要分享多年來改變世界的網路通訊事件,其中的來龍去脈與奇聞軼事,講者也曾經和自由軟體之父 Richard Stallman 近距離接觸,親身瞭解自由軟體運動背後的駭客精神。

第二位 Keynote 講者是 BS.Liang(梁伯嵩先生),學生時代時創立交大 CCCA(校園網路策進會),並推動了全台灣第一個宿網——交大宿網。年會當天將以「Evolution of The Internet 互聯網的演進」為題,講述網路如何帶動了資訊科技的蓬勃發展,連結全球各地。

除了 Keynote 之外,郭杰穎也提到學生投稿的踴躍,像是駭客精神(動手做)的講題:「電吉他效果器,基於 ARM 微控制器」、「Aerodox – a mobile-based mouse」、「Python 製作!用腳踏車控制的 Android 遊戲」,將暢談製作專案的甘苦歷程。而「柏林的駭客們:程式、啤酒與自由」主題則分享在德國的所見所聞,看看德國人從飛機、衛星通訊、保全系統、作業系統,樣樣都能 hack。另外也有校園推廣的經驗交流,如「開源社的第一年」、「Project Squirrel 臺大開發者社群」。開源社是在臺灣大學推廣 Open Source 精神的社團,也提供學校資訊系統體檢。還有由國中生 Allen Chou 帶來的校園資訊安全問題,Jasper Yu 尤理衡帶來的 Google Code-In 競賽經驗。SITCON 也與香港開源年會 (HKOSC) 合作,六月底的 HKOSC 將有一軌學生議程,而「SITCON x HK」的講者則由香港高中生分享當地的開源社群經驗,並推廣 SITCON x HK 的成立。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座談會,將探討「學生參與校務系統開發」、「校園 Open Data、Open API」等等在校園內備受矚目的議題。郭杰穎提到,中央大學已經開始推廣 Open Data、Open API,因此邀請計算機中心負責專案的張業永先生,與交通大學黃育綸教授,而學生代表則由 SITCON 前任總召 Denny 與會交流。

除了年會大拜拜,藉由定期聚會開枝散葉

SITCON 剛開始由一群開源研討會 (COSCUP) 中擔任志工的學生發起,當時許多學生雖然有優秀作品與專案,但沒有屬於學生的舞台提供發表機會,因此在 2013 年 3 月於台科大舉辦了第一次的 SITCON,而後陸續啟動各項子活動,如「駭客世代黑客松 HackGen」、「教學工作坊 Workshop」、「SITCON 夏令營」等等各地的定期聚會。

HackGen 一開始是希望學生們透過黑客松改善校園的資訊環境,如製作自動認證學校 WiFi 的 app、監測宿舍網路流量的服務等,也是駭客精神的一部份,每個學期會舉辦一次。不定期舉辦的 Workshop 則是透過小型演講的方式,邀請前輩講師分享相關經驗,2013 年是開源之道工作坊,2014 年暑假則是在台科大的 Workshop。夏令營則是於 2014 年暑假第一次舉辦,參加者從國一到碩二的年齡層都有,來參加的國高中生都已經有幾年的程式撰寫經驗,也將在 SITCON 2015 年會演講。

郭杰穎表示,台灣學生在資訊技術方面學習能力很強,SITCON 年會除了提供舞台交流之外,本屆的演講性質也將減少深入探討技術的部分,著重於經驗分享,連結技術與產業。他期待透過這樣的舞台,除了凝聚學生的技術社群,也讓企業看見人才。秉持著「降低學生參與門檻」的理念,SITCON 年會採取全程不收費的原則,由贊助單位或是政府/教育單位協助舉辦,今年的八百張門票也在 30 分鐘左右就全數售罄,不過一直到年會前都能透過贊助 SITCON 獲得門票,想要尋找人才的企業們,別錯過在 SITCON 年會看見優秀青年的機會!

本文轉自:PunNode。科技新創榜  http://punnode.com/archives/28410

還在孤軍奮戰嗎?快用 Social ReHub 呼朋引伴,幫你輕鬆戒除壞習慣!

冬天到了,許多人的假日早晨都是賴到最後一刻才起床吧?幸好休假賴床的壞習慣不會影響給其他人,不過我們生活中還有很多其他不好的習慣卻可能常常讓 身邊的人惱怒,像是約會遲到、公眾場合抽菸、吃飯時咬指甲或是跟朋友聊天時一直滑手機等等,往往不自覺當中就讓身邊的人有不舒服的感受。

想知道要如何幫助自己和他人對付這些小惡習嗎?那就千萬不能錯過 Social ReHub 提供的好方法!

4005405134_945ea84b09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2015 年誰最有可能 IPO?投資專家點名:Uber、Snapchat、Airbnb … …

202-425x262

今年是對 IPO 而言重要的一年,而即將到來的 2015 也是普遍看好的一年。

根據美國最高調的私人公司近期的動向,可推論出這樣的預測。Vice Media 告訴《Financial Times》本週他們將會探索明年 IPO 的機會,Snapchat 則剛從 Credit Suisse 聘請了一位明星銀行家坐鎮,而 Uber 正從 Goldman Sachs 的私人客戶中進行募資,與 Facebook 上市前幾個月的手法如出一撤。

Tech IPO Pipeline 報告今早發佈,CB Insight 點名這三個公司,再加上另外兩個響亮的新創公司 — Airbnb 和 Pinterest,是明年最可能 IPO 的人選!

然而,儘管 2014 一片看好的聲浪,仍然有些隱憂指出 2015 年未必會如此順利。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你也有囤積病嗎?打開手機,用「旋轉拍賣」幫沒用的物品找到下一個主人

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棄多餘的廢物!Community Photo 4脫離對物品的執著!

這是日本整理術大師山下英子《斷捨離》的口號,連丟東西都能出一本書而且造成轟動,可見多少人罹患嚴重的囤積病。可能是昔日戀人送的泰迪熊,也或許是走蘿莉風格時的粉紅蕾絲洋裝,卻在衣櫃角落塵封好幾年。

下定決心「斷捨離」了嗎?心存感念,也別輕易把東西丟到垃圾桶,你的廢物,可能是別人的寶貝。現在用手機一拍,就可以為這些東西找到下一個主人,還能小賺一筆。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羅申駿JL Design 重視標準程序的精準創業法

第25屆金曲獎的動態影像令人印象深刻,許多人因此聽說了什麼叫做Motion Graphics,也認識了 JL Design 這間公司。
事實上,這間公司的創辦人羅申駿,在他原本的人生規劃中,並沒有「創業」這件事,然而,因緣際會下,秉持著「做好準備、精準流程、對的方法、讓作品說話。」這四大原則,羅申駿意外地闖出名號,造就了目前台灣最大、最好的動態影像公司。如今,如何把格局做大、培養人才、開拓台灣以外的新據點,這些迎面而來不間斷的新挑戰,持續推動著整間公司,不斷前進。
堅持正確流程 讓客戶理解設計是怎麼一回事

 

JL Design 的成立,其實完全沒有在羅申駿的人生規劃中。從不到20歲就開始在媒體圈打滾,一直到28歲時結束新加坡HBO的工作,當時,羅申駿回到台灣,原本只是一個喘息的空檔,看是要選擇繼續念書,還是到紐約去工作,正巧遇上恩師徐國祚希望他幫忙招募一個數位團隊,不過招募完成以後,這個計劃卻沒有執行,自覺對這些為了加入團隊而辭去原本工作的設計師們有一份責任,也剛好客家電視台想要重整品牌形象找上門,於是羅申駿決定試試看,看看能否走出自己的路。

為了打破當時媒體圈 (也就是動態影像主要的客戶來源) 的環境及習慣,JL Design希望能利用自身在國外的經驗,把正確的工作邏輯帶進台灣。「專案不論大小,都要有流程,讓客戶理解我們在做什麼、瞭解動態影像是什麼,每個階段都要按照流程走,雙方在各階段都必須精準確認。」羅申駿堅持採用正確的操作方式,也坦言當初想得很率性,公司的成敗並非他主要考量,「工作方法必須是對的,若無法成功,至少嘗試過了。」懷抱著「為台灣帶來動態影像的全新可能」這個目標,羅申駿展開了他的創業旅程

羅申駿有好幾個「台灣第一」,他是第一個拿到 PromaxBDA Awards的台灣人,也是第一個進入新加坡HBO Asia的台灣人,在這些經歷中,他累積了一些獎項,也累積了客戶。「一直覺得我很幸運,我做的很多事,其實都算是台灣第一人,這些都是很難得的。當你清楚知道你是以台灣為支點時,怎麼利用網路來讓人家看見?有了這樣的思維後,對我來說,只有你有多好,而不是你在哪裡。」

JL Design 一開始沒有固定客戶,所以他們決定放手一搏,盡全力讓大家知道他們是誰,能力如何,最關心的也是如何讓作品被看見,他們做得並不是客戶開發,而是讓客戶主動找上門。
不能等到案子來了才開始動 事先做好萬全準備 才有成功的可能性 

JL Design 的發展,表面上看來似乎很順遂,其實一路走來滿是挫折,羅申駿把挫折當作是挑戰,持續思考如何改進。 以 Motion Graphics (動態影像) 為業,打從一開始他們就面臨根本上的問題,「第一個挑戰是,台灣的產業、環境、教育,甚至業界,都不清楚動態影像是什麼,我們面對的是人才問題、客戶問題、整個台灣的問題。」在這艱辛的過程中,一次只能解決幾個問題,以人才問題來說,羅申駿必須讓他的員工迅速了解 Motion Graphics的流程,「我必須去扒掉他們身上的皮,重新去告訴他們,你們要懂得去發想,你們不能只會動手。」

JL Design 是允許員工犯錯的,重要的是必須從錯誤中不斷學習,「創業就是這樣,沒有奇蹟,只有累積」,因為摸索需要時間,所以 JL Design公司成立初期的工時是很長的,不希望員工一直加班的羅申駿,花了幾年時間,自2012年起解決了加班問題,除了面臨像是金曲獎這樣龐大又有時間壓力的案子之外,平常都可以固定在晚間七點下班。另外,創業前期完全不了解的財務問題,現在也已有了清楚的財務系統,只要透過財報就可以清楚了解公司營運狀況。緊接著要解決的是人才問題,羅申駿開始走入校園,親自投入向下紮根的工作,期望未來台灣的動態影像水準能夠與國際競爭。 羅申駿對公司發展的戰略思考,是先訂立長期目標,再回推去設定中、短程目標,目前,JL Design 的中、短程目標,是希望員工能「以待在 JL Design為榮」,希望員工的生活品質、福利都可以更好,藉由這點來吸引國際人才。

如此便能達成「創造更多的利潤,拿到更多資源」的長程目標了。一旦決定接下來的方向或是要接觸的領域,羅申駿就會開始預備好這方面的人才,他認為不是等到專案來了才找人,必須是先預備好人,準備好了,才有可能性,要是沒預備好,就無法具備相關的知識跟作品範例,也就無法有效執行專案,說服客戶。
盡可能做「改」的角色 但不讓「改」成為指導棋

從 JL Design用人的邏輯,可以發現羅申駿在做設計上的哲學,在挑選員工時,他重視的不是技術,而是熱情,真正觀察的重點是:獨立思考能力。有沒有辦法自己找尋解決方案?有沒有辦法提出自己的想法?這無關會不會說話,因為作品本身會說話,就會表現出來你到底有沒有思考能力,能不能獨立面對挑戰,而不是跟老闆說: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要怎麼做?羅申駿認為創意的原點很容易被忽略,設計跟創新、創業都一樣,它們不是一個直線的動作,而是當不同的客觀條件出現以後,不斷繞路找各種的解決方法。最可貴的就是這些繞路的過程,因為過程當中你會一直看到新的可能性,也許眼下的案子不能使用,但是都是未來的養分,可能原本設定的終點在這邊,但最後解決問題的方案是在那邊,這就是設計,你會不斷找尋新的方法。

JL Design 有一套自己的標準流程,這是多年經驗累積,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成果。面對進行設計會遇到的每個階段任務,他們有一個內部的blog告訴大家該怎麼做,從新進員工需要瞭解的知識到創意的流程,全部都有標準的程序可以遵循。羅申駿希望藉由這些盡可能拆解詳細的標準流程,讓新成員一步步往前,這樣經驗才能更有效率的傳遞,而這些是基本。基本之外,就是互相分享,在JL Design 內部的所有專案會議上,羅申駿都會先發表自己的看法,並進一步引導員工進行討論,讓大家暢所欲言,甚至在一週一次的固定會議裡,也會討論生活、時事等話題,透過這樣的互動,去累積創意的能量與養分。

執行專案,羅申駿會盡可能做「改」的角色,但不讓「改」成為指導棋。他不會太早把方向定下來,而是希望透過設計過程來找出方向。接案初期,先列出客戶面對的問題,接著設想可以從什麼面向去解決?或是可以怎麼讓客戶更有影響力?讓設計朝這幾個點去思考,不去說案子會長成什麼樣子,永遠要留一個Plan B,甚至Plan C。羅申駿在流程中扮演「QC」(Quality Control) 的角色,例如,在執行階段,若遇到不錯的概念,他所做的就是「盡可能讓創意的過程是快的」;若是還在創意發想階段,就必須丟出各種可能性,以案子最前端客戶研究報告中的客觀條件,去檢視這些發想符不符合客戶需求。專案流程中的每個過程,都必須要這樣精確地審視,並採取最適切的措施。
像海盜一樣勇敢出擊 是夢想就該去做

談到「創業」,羅申駿建議先去業界看看,「去了解操作環境是什麼,因為你還不會走、不能跑、沒有人脈、不知道製作的環節、不知道跟客戶應對上會有什麼問題、開公司會碰到什麼狀況,所以,我不鼓勵沒有清楚方向就創業。有清楚方向的,我覺得就去試,是夢想就該去做,只是也要很清楚,在台灣創業常常會渾身是傷。」不過他也強調,台灣絕對不是鬼島,台灣是家,應該思考台灣怎麼成為一個起點,可以連接到全世界,換個角度看自己身處的環境。

面對台灣正在流行的「小確幸」,羅申駿認為,這是台灣大環境現況所孕育出來的一種生活風格,在現實上受到挫折,於是耕耘自己的那一小塊就好,這也是販賣文化的一種方式。不過,大部分搞小文創的,幾乎都不是退休人口,這並不健康。台灣社會不能全都是小清新,也不能都在簡單生活過小日子,開咖啡店、民宿都很好,但那只能是一部分,不能是台灣的全部,台灣一定要讓產業有規模,也一定要有能力跟世界做生意。

羅申駿建議參考荷蘭或新加坡,這兩個國家經濟體跟台灣差不多,也都是靠海而不是內陸國家,羅申駿說:「我覺得每個台灣人應該都要像海盜一樣!我們是海島國家,不該把城圍起來,應該是學會游泳,就游出去,然後記得回來再教下一個人,台灣人應該要不斷走出去,政府應該營造一個好的環境,讓大家有辦法回來,把這資源重新累積成更大的能量。」
影響羅申駿最深的兩個人

母親
對我來說,母親一直扮演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我覺得沒有家庭觀念的人是很難成功的,每個人都不該忘了自己的根,傳統價值觀對我來說很重要。母親在法律界工作,外公是法官,我從小就在「理性」的環境中成長,母親經常跟我對談,即使是小孩不懂的艱深電影,例如《悲情城市》,也會先讓我看完,再跟我一一解釋討論。母親也會帶我去中興百貨,但不是為了消費,而是去看當時最棒的櫥窗陳列,讓我理解在當年主題下,百貨公司是如何展示商品。母親總是引導我去思考,讓我學習到獨立思考。

徐國祚
開始工作以後,徐國祚先生是我生命中第二個重要的角色,從18歲就認識他,到後來JL Design 成立也是因為他,他是幫助我了解台灣媒體業界最開始的上司,剛入行時,徐曾說:「幹嘛給我一個還沒滿18歲的助理導播!」但嚴厲的嘴下,上了轉播車就一路帶著我學習,他是我第一個長官,也是第一個恩師。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暮樂生活什物:品味與實用兼具的堅持

10151323_283909041772594_49550112_n

「哇,這個東西好漂亮!好想買喔!」

「嗯,看起來是還不錯啦!只是,感覺不好用?」

美麗的東西人人想要,但在預算有限的時候,就必須對於「外觀」及「實用度」作出抉擇。漂亮的設計商品若沒有在功能性下功夫,常常會淪落成單純的藝術 品,雖然好看卻讓使用者不知道怎麼使用。或者商品時常為了美觀,而犧牲掉符合人體工學或是好用性的設計,反而讓使用者更吃力、更抓狂。

相對地,實用、但設計普通的商品,使用起來就好像真的少了些什麼,常常用過一次後就默默的收到儲藏室,再也不會多看兩眼(然後東西就越堆越多啊⋯⋯)。

1267017493_1b5d5ac704_z

每天都在上演這種天人交戰的內心戲嗎?又漂亮、又實用的產品,真的是可遇不可求的嗎?

  「暮樂」是一個台灣的新創設計品牌,專注於「簡約」、「美學」與「實用」並俱的產品風格。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你以為你是牠媽?其實你的貓只把你當成一隻巨貓

week21

身為貓主人,你也許會認為自己就像貓咪的媽媽 (儘管是人類版的),餵養牠、娛樂牠和清潔牠。但根據英國生物學家約翰布萊蕭博士 (其研究馴養動物行為已超過 30 年) 的新書《貓的情感》,貓的想法可能與你的想法相悖。其實,牠把你當作一隻比他
自己更大但不具敵意的貓。

布萊蕭的書為貓咪在人類周圍時的行為反應給予了解釋。人們養貓的原因大多是因為牠們長得可愛。牠們並不像狗,願意玩遊戲和幫忙家事。這本書指出,85% 的貓是由兇猛的雄貓繁殖而來,因此貓科族群還保有野性。貓咪與飼主的互動多大是依照牠的直覺而非學習而來的行為。

此書更進一步指出,當你的貓咪揉捏你的身體或床面時,是要喝母奶的動作;當牠磨擦你的腿或手時,則是把你當成另一隻貓 (如布萊蕭所說,這是「貓咪向我們表達愛意最清楚的方式」);而當牠把死老鼠留在房子裡時,並不代表牠想「餵食」主人,而是想找個安全的地方好好享用牠的獵物。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Denward 創辦人專訪:年輕人、商學院、網路與牛仔褲

「牛仔褲」一直都是不敗的時尚單品之一,實搭、耐穿的特性,讓我們在日常生活的穿搭總少不了它。但你知道嗎?數個知名國際牛仔褲品牌的生產地都是在台灣!但經過品牌的加值後,這些原本生產於台灣的牛仔褲,台灣的消費者仍必須透過不低的價格才能將這些品質優良的牛仔褲帶回家。

Denward

因此,剛從台大商研所畢業的兩位熱血的學生:小林、柏澔,創立了牛仔褲品牌— Denward,將牛仔褲從原料、製造、通路和行銷等過程通通留在臺灣,打造真正「台灣製造」的牛仔褲。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Facebook sets up ‘dark web’ link to access network via Tor

Woman holds laptop with thumbs-up 'like' logoFacebook’s Tor support means users’ traffic remains in the anonymising network

Facebook has created the ability for users to connect directly to the social network via anonymising “dark web" service Tor.

Read the rest of this page »

讓每一段人生片段造就跨領域人才的自己 – 臉書大中華辦公室 Virginia Fung

你一天之中花多少時間在臉書上呢?如果說你的工作就是要每天使用臉書,觀察社群行為,在一個前瞻性的產業、隨時吸取新知、做可以即刻影響改變人的產品,譲世界更開放、人舆人聯繫更密切,又能讓公司和顧客雙贏,不用再多說,你一定已經心動了。不過,要是這份理想的工作卻是在 MTV 台飽受挫折、倫敦的 Goolge 面試 15 次失敗後,將近 10 年的鋪陳換來的呢?

我們能堅持到這一步嗎?

Virginia Fung,香港出身、高中和大學於倫敦受教,現在在臉書大中華辦公室就任科技產業業務經理 (Client Partner, Tech & Telco )的 Virginia,大學是資訊工程出身的她,從面對電腦到面對人群,要和我們分享她的大城小事。

virginia

Q1. 你從資訊系統工程轉變到數位社群媒體,這樣的 career path 是特別規劃的嗎?

完全沒有。

有個我沒有放在履歷上的經驗,其實我中學時是打羽毛球的,我跟妹妹組女雙,老實說成績還不錯,是我們那個年齡組的冠軍。所以我本來以為未來要當運動員的。不過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對打球並沒有興趣,考慮後決定繼續升學,但那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完全不適合香港的學習系統,因此後來申請到英國的高中。

大學選系時,我受到比爾蓋茲的影響,覺得科技是一個很強大的工具,可以帶給人類幫助。大學的暑期我去了倫敦 UBS 投資銀行實習,那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做過與股票交易系統有關的工作,這個實習工作的薪資非常優渥,可是我卻感覺不到自己能夠運用科技幫助人,總覺得好像缺乏了與人類間互動、跟世界互動的學問。因此畢業後我跑去念了另一個 international management 學位, 在這一年內學了行銷、媒體、企業金融等等,這個學位讓我眼界大開。而我也發現到自己對於「媒體」的濃厚興趣,也是在那個時候決定要做跟媒體有關的行業。

via CAREhER

後來我就陸續在廣告公司、MTV、微軟亞洲區等接觸媒體採購的相關工作,每一份工作都建構了我對媒體圈的認識,也看到發展中市場的機會,因此最後到了臉書香港辦公室。

Q2. 你原來接觸的是傳統媒體,為什麼會決定到社群媒體?

我剛進廣告公司時,要我從媒體經濟學 ( econometric)、媒體企劃 (all media planning)、 數位媒體 (digital) 三個部門中選一個,其中媒體採購拿到的預算是最大的,感覺上是最有力量的部門,因此我選擇做 all media, 但這卻是我一個滿重大的失誤。

為什麼說是失誤?

當時電視產業是最主流的媒體,我以為我的影響力會很大。可是我卻做得異常辛苦,因為跟客戶碰面時他們問的是 facebook 、google 在做什麼?客戶想要知道網路上發生的事,這一點讓我飽受挫折,挫折感在於我因為缺乏遠見 (vision) ,沒有在一個有前瞻性的產業,工作上的痛苦並不是因為我本身的問題,而是因為我的環境。也因此我下定決心下一個工作要跟數位媒體有關。

之後,我花了幾乎兩年的時間一邊上班一邊找工作,Google 面試了有 15 次吧!後來在第 16 次面試通知時,我也接到微軟亞洲區的錄取通知了。這段時間雖然漫長,但我完全不覺得灰心,因為對我而言,發現自己沒有遠見遠比找工作來得更受打擊,所以當我知道自己在一條對的路上前進,其實是充滿信心的。

工作上是很容易遇到失誤或者挫折的,但我覺得,

那不過是這個世界告訴你「現在」走錯了,

但如果你已經察覺不對卻還留在原地時,那你的失誤就會變成真正的失敗了。

Q3. 你累積了那麼多產業經驗,你覺得什麼領域的人適合做數位媒體呢?

via Virginia

現在產業變化很快,我反而覺得其實技能這些都是可以再培養的,但是態度就不一樣,媒體人一定要保持好奇心,並有著學習的態度就可以了

不過真的要講領域,目前的狀態是現在同時有媒體跟工程經驗的人很少。

想一想其實很正常,因為這兩種領域在面對任務時的邏輯思維是不同的。工程師的任務就是解決問題,做出最好的產品,尋求最正確最完美的答案;但是媒體人不一樣,媒體希望達到的是雙贏,在妥協中找出對所有團體都很好的解決方案。

我自己現在是兩種都有,當出現問題時我會很積極想要找到解決方案。而我現在的工作內容,很重要一環是讓客戶熟悉我們這個社群媒體,進而樂於使用我們的產品,也因此我必須要跟各個部門溝通,譬如工程、公關等等。溝通的過程中,我不會拿著客戶的需求而要求其它部門,而是想辦法找到雙方都能夠 win win 的方式,讓對方有動力做改變。

那不會花很多時間?
這很正常啊!這個就是夥伴關係 (partnership)。

我花很多時間想辦法把每個情況都變成 win-win, 雖然這聽起來有點利益,但是我覺得工作是每一個人都要開心才會是好的工作。客戶關係也是這樣的,想辦法以客戶的需求為優先,用專業的態度解決他們的需求,讓他們感受到你是用心把他們的專案做好,這才能夠維持客戶關係。正因為工作上花了滿多時間的,所以如果我下班後還跟客戶吃飯,那真的是基於朋友交情,而不是商業上的應酬。

Q4.你提到了媒體人和產品人對於事情的思考邏輯不同,那麼你大學的工程經驗對於你目前的工作有什麼幫助嗎?

via Virginia

實質的幫助是沒有的,因為我現在已經都不需要寫程式了。但是我覺得最好的地方是我能夠與工程師溝通。

工程師是在尋找一個正確的答案,如果是事情有錯的他們會想辦法解決。但是我的任務是要找到一個客戶跟工程師最可以接受的解決方法,這中間是有落差的。所以如果我提出了一個產品上的需求或疑問,當工程師無動於衷時,我就會想辦法提供各種他需要的數據或是情境,讓他產生動機找到正確解。

再來,我自己覺得滿重要的一點是因為我有 coding 的經驗,所以我懂得欣賞公司的產品,譬如大家可能覺得很簡單的步驟,但是我因為懂得後面的複雜度所以反而佩服我們的工程師,也非常喜歡我們的產品。這樣的喜歡很能夠建立工作上的滿足感。如果不懂產品,出去推銷時只是想辦法讓客戶下訂單,我覺得那樣滿辛苦的。

Q5. 你剛剛提到的學習態度很有趣,你都如何學習?

旅行。

畢業後我在倫敦一間廣告公司上班,這個工作讓我從數據認識世界,因為我負責的是西歐地區的 consumer insight & media landscape, 所以我當時每一天是拿著一個歐洲地圖研究每一個國家的背景資料,也是那時候才發現對於世界,自己比很多人知道得非常少,我身邊的同事或朋友可能在十八、十九歲時就走遍歐洲,談到每個地方都能夠侃侃而談。因為感覺自己知道得太少,所以我當時在廣告公司賺的每一分錢通通都拿去旅行。

旅行對我而言是一種學習,每次出去,我會挑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從大眾的觀光景點建立對這個國家比較廣泛的概念,到找一些比較當地的餐廳、地點等感受這個城市,都讓我可以從行前在網路、書籍中收集到的資料,把這個城市拼湊成我心裡面實際的樣子。

旅行途中最讓我覺得有趣的是莫斯科,莫斯科外觀上看起來非常歐式的,但是人或是處理事情上就非常「北京」,譬如說他們做事情很講究關係,然後這個就是樂趣,因為每一天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via CAREhER

難道你不會怕?

不會耶!我覺得我在廣告公司最大的收獲就是我學會如何在一個地方生存。

只要你有基本的常識 (common sense), 對這個世界有基本認識,然後是下決定的能力 (decision making) 必須要能夠在各類情形下做出判斷跟決定,還有基本語言能力 (basic language) 能夠和別人溝通。特別是 common sense, 我覺得這個能力在現在學校中已經被低估了。有這三個能力你基本上就是可以在任何地方生存。

你覺得旅行途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Travel Light!

不論是自助或是出差,太多的行李都有可能拖慢你的行程。我以前甚至是一個洗髮精就可以走遍天下。不過現在工作需要,自然就要準備比較多東西。我也因為工作關係,常常往返於臺北、香港、北京三個城市。所以有自己的一套行李打包哲學。對於女生來說,一只輕便好收納的行李箱絕對是必要的,開始工作至今,出差的頻率越來越高,妹妹送的 RIMOWA 成了好戰友,在機場不用費力的推拉,裡面輕巧加上多層收納非常方便,是商務女性很好的夥伴。

via CAREhER

另外,一個女生在外還是要特別小心,尤其要注意安全;甚至在文化上,有些讓你不舒服的事情委婉拒絕就好,不用刻意遷就。

Q6. 除了到處跑來跑去外,你還必須要和客戶維持良好的關係,這點你怎麼做到的?

因為我在科技業,科技公司的產品更新的速度很快,有時候客戶在操作上遇到問題時會很急,這時我的第一步解決方法是告訴他我一定會處理他的問題。在我的經驗裡,客戶擔心的是你不理他,只要你讓她感受到你對於她的專案、問題都會用心,那麼就可以慢慢建立和客戶之間的信任。

最重要的是不可以失去客戶的信任,因為所有 relationship 是長遠的,客戶其實不會因為一個問題解決不了就鬧翻的,但失去信任就再也沒有機會。因此,我會希望客戶使用我們產品時有最好的效果,而不只是希望他們一直砸錢在專案上。例如建立品牌信任和 direct response 是兩種不一樣的操作,當我發現原來設定不同時,我會說服客戶改變做法,而不是只看預算做事。這是因為客戶關係是看長期的,我們的用心他們會感受到。

這觀念其實是我的主管告訴我的,因為我們要做的事給客戶一整套的 solution selling, 這個 solution 是建立在他相信你的基礎上,因為他相信才有可能採用你的建議,那如果他不相信你,之後不論你給多好的建議都幾乎沒有可能了。

via Virginia

長期客戶關係是一個很玄的觀念,如果五年後你又換了工作,那建立的客戶關係不是又要重新開始?

其實,當你越深入去做某個領域時,你會發現領域圈子非常小,大部份都是同一批人在替換。因此,如果客戶相信你這個人,他就會相信你講的話。所以想辦法先理解客戶,例如客戶在趕他們自己的產品而使得整個專案延宕時,我會試著自己先跟公司解釋,而不是一直煩客戶,詢問案子的進度。這些都是建立長期的信任關係的方式,而且

如果你做得好,其實不管你到了哪裡,所有人有事情了就會記得要找你。

最衝突的跨領域人才

擁有跨領域知識,已經是目前職場上找尋最優秀的人才時的關鍵條件。因為科技的強大,現在的我們若想要培養技能或者累積特定領域知識,透過學習便有機會在短時間培養。但是不同領域的思考邏輯與溝通模式,卻非一時半刻就能夠學習的,而是得透過不間斷地實作加上與其他人溝通才能漸漸培養出來。

Virginia 便是跨領域文化的各種組合,當她面對挫折時,她用運動員的思考方式,若這一分打輸了不代表整場比賽都玩完;面對問題時,她便展現工程性格,用數據、各種分析拆解問題,並找到解決方法;面對客戶時,則展現了媒體人的個性,試圖在各方團體中取得最佳平衡解,讓客戶、使用者、公司都能夠從中得到利益。

不同的思維,其實與內在認定的價值觀有關,而 Virginia 便是在這麼多不同的產業經驗中挑戰自己的思維,讓自己融入更多不同的狀況。甚至當轉換時遇上衝突,她也已經知道自己最在乎的:以人為優先,解決「人」、幫助人是最重要的。

你身上也有多種組合吧?你的組合是什麼?


 

【跨文化職場的溝通技巧 – 臉書香港辦公室經理人 Virginia 的大城小事】

新世代的職場女性已經不可避免的要邁向全球化 – global careerists.

即便是同一間跨國公司,可能香港辦公室和矽谷的辦公室就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如何發掘這些暗藏的禮數?如何和不同辦公室職場上的朋友累積交情?如何維持與聯繫國際化的客戶?人們都說情人要旅行後才能知道能不能結婚,而同事和 team 也是一樣,商務旅行和進駐其它城市的辦公室讓你更看透人心!

在各大城市間移動的過程中,有甚麼樣的精采小事正在上演?

活動將在 11/22 週六的下午舉行,由 CAREhER 執行長與共同創辦人 Tiffany 與 Virginia 對談,聊聊跨文化溝通、職場女性如何聰明出差。詳情請看活動細節

文章轉自http://careher.net/?p=11070